概念

「我不想分析事物,只想在混沌不清的狀態下思考,並且持續思考下去。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不成體統的惰性。但物理學的自然,是扭曲自然的人為造物。透過這樣的造物,重回到自然本身或許是學問的本質,只是這麼做的話,世事萬物必然有無法掌握的一面。

「觀看動畫圖像運動的方法,就是研究科學的方法,在有限的格數中表現無限的連續動態。不過,畫家卻能以其他方法表現出運動。

「我們經常很容易就處於一種『不將事物放在有限的概念裡就無法思考』的狀態。但這無論如何都只勉強用概念理解的事物,並非真正的事物本身。」

--《朝永振一朗著作集別卷2:日記・書簡》(みすず書房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