畫畫筆記(五十):別人的感受

到了趕稿的最後關頭,是沒法照顧別人的感受。
你和作品之間,最後容不下別人。
吳爾芙說要有自己的房間,我竟然現在才懂,
即使我曾被各種外來或內在的煩惱侵擾過無數次。

你以為已經擺脫了過往的創作和處事方式,尋求協調的生活如一支籃球隊,
無微的協調如軍糧一切就緒,但你卻畫不出十年前一揮而就的水準,改以外交途徑和談作結。
漸老的身體也不再能承受老我的煎熬。

我轉向窗外夏曆十一的半月,
向那或冷或暖的光暉禱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