畫畫筆記(五十三):晨光

據說Monet、Morandi和Hockney都珍惜清晨的光線,為了去看光而早起。
日出前晦昧的光線,這份上天的美意,我只能熬夜或失眠來成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