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 Sep-Dec.
Aug.
Jul.
Jun.
May.

新年大吉
11 January 2008

花了幾星期終於把本站comics部份更新了,係自從《默示錄》以後也沒更新過,十分怠墮。

我仍在構想本年的年度口號,前年是「現實不是無法改變的」,去年是「諗出個未來」,兩年的路走過來,覺得都可算實踐了一些所願和計劃,有個交代吧。

今年希望畫長篇故事,就此而已,也就是需要盡最大努力爭取寧靜。

最好和最壞消息之最壞篇
18 January 2008

以下一株大埔大元村泰德樓旁的大葉榕,分別攝於2007年春季及夏季,可點圖放大:

去年《字花》第九期的「編輯部木之選」,我寫了一段話,關於這棵樹:「家住大埔大元村泰德樓旁,樓下的大葉榕是跟我生活較密切的一棵樹。晚春的時候它跟區內許多大葉榕先後落葉,落葉之突然不只讓清道夫吃驚,以為它突然死了,然後便長出翠綠的嫩芽,兩三星期內改變了大埔區整體的色調。春季有嘈鵲在大葉榕上「嗚──噢──嗚──噢」長鳴,聲音達三數十碼;進入夏季則蟬聲蓋過一切。我幾乎每天給鳴聲喚醒,不過本期字花出街時我已搬離大埔了,在此小記存念。圖為兩幀攝於本年春天和夏天的照片。」

大葉榕是香港五十種常見樹木之一,打風落雨的時候,大葉榕是比較能抵擋巨風的樹種。雖是榕樹種,但它不多生氣根,常生氣根的是細葉榕,像尖沙咀彌敦道柏麗大路段那些。

上水天平路的連綿樹蔭,也是大葉榕;最近返國內,廣州梅洲市最繁華的大道路旁所種也是大葉榕。

說大葉榕能擋風是真的,因為它的樹枝筆直,能讓風穿過,我相信住在泰德樓和汀雅苑的居民,和在旁梁省德學校師生都見過這棵大葉榕被強風吹打的樣子:它的枝葉駕輕就熟,升高降低就讓風溜過去,風雨過後,它鮮有斷枝落地。

最不能承受強風的是鳳凰木,打風後它的斷枝最多最多。鳳凰木是我畫過的樹木之中我最沒法了解的樹,因為它的樹枝每枝都不按牌理急轉彎,樹枝與樹枝之間交疊糾纏得很難分辨,而且羽狀葉又密又細,真是最食風,跟風對抗,被風折斷是活該。

我喜歡泰德樹旁這棵大葉榕是因為它跟我的生活有關。借唐睿在他的偉大的小說《Footnotes》裡的話說,珍惜就是把它變成自己的故事一部分。

數月前「詩郵寄」為了廣州《城市畫報》的稿子,清平先生特地來為我在這樹下拍照,這棵大葉榕之盤根錯節,足可住人,何止是一直長居於此的飛鳥和昆蟲:

我要在根莖上爬上四五大步才爬到主幹,你猜這棵樹有幾多歲?我不敢猜。

然而昨天收到消息,這棵樹,已被斬了。今天住在大元村的朋友來電也證實是斬了。原因不詳。因為公屋管理公司領匯的惡名昭彰,我直覺懷疑領匯公司是頭號疑犯。藉口泰半是因為它長得太貼民居,又怕蚊蟲又怕賊(簡直令新界人蒙羞);又有可能是領匯想「翻新舊貌」把它弄個粉紅粉綠也說不定。

寒冬砍樹不知愧,炎夏烈陽毒照他。晚上我回家直想哭,為什麼香港這個自誇為國際先進城市裡,超過七百萬的人口之中連一個修理枝葉的修樹師人才也沒有?

 

 


tin hau, hong kong, 2007.

<<home

Archive 2007.
Archive 2006.
Archive 2005
.

 

Apr.
Jan.
Feb.